18577975379 在线客服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
企业动态 技术分享 行业动态

“高管涉嫌性侵养女”追踪:律师称收养关系不成立

2020-04-12

4月8日,澎湃新闻报道了《上市公司高管被指性侵养女四年 警方立案》的消息,爆料人称,烟台一上市公司高管自约2016年起性侵14岁养女小兰(化名),公安部门已经办理。报道所指的上市公司高管指向的是鲍某明。该事件9日、10日连续发酵,登上微博热搜。除了性侵案情本身,鲍某明身份背景、曾深究幼女性侵、烟台警方立案撤案再立案等都成关注焦点,有律师对照《收养法》称收养关系不成立。

据澎湃新闻报道,女孩小芳(化名)自称从2016年起被“养父”鲍某明长期控制在山东烟台某公寓里,遭多次性侵,直到2019年4月,在一次遭性侵并被殴打后,她选择报警。

小芳的生母表示,孩子从小磕磕碰碰一直不顺,“听人说要认个养父养母能冲冲这个灾气,也是因为迷信。”

据小芳生母表示,2015年9月,通过中间人,她和鲍某明约定见面,谈妥将女儿小芳“送养”给鲍某某,鲍某某以“养父”的身份带走了小芳。

小芳称,3个月之后,鲍某明在其老家天津对她实施了性侵,当时她刚满14周岁。2016年开始,鲍某明将她控制在烟台市某公寓内。在烟台的公寓里,鲍某明逼迫她观看恋童癖视频。

据小芳称,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9年4月,在她生理期发高烧时,鲍某明对她性侵并暴力殴打她,这促使她选择了报警。

不过,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区分局2019年4月26日作出的一份撤销案件通知书称,小芳被强奸一案,因没有犯罪事实,决定撤销此案。

鲍某明4月9日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称,自己不会触犯法律底线,并称“事情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,事情说起来话长,但我和她从来没有以‘养父女’的关系相处”。

鲍某明在中兴通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任期至2022年3月。除了独董,他还是中兴通讯第八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、提名委员会委员、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、出口合规委员会委员。

4月10日早,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声明称,公司在获悉媒体报道后,高度重视,公司董事会已收到鲍某明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的申请。

9日晚,杰瑞集团发表声明,称获悉媒体相关报道后,高度重视,当日下午集团已与鲍某明协商解除了劳动合同。杰瑞集团官方微信声明内容如下:

据红星新闻报道,梳理公开资料可以发现,鲍某明不仅仅是中兴通讯的独立董事,也不仅仅是杰瑞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,他还拥有以下荣誉:教育部认证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、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外国专家、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,兼有纽约长岛商学院讲师、西南政法大学研究员、中国行为法学会教授等教研经历。

西南政法大学商学院网站4月10日发布声明,商学院法治企业研究院已解除鲍某明兼职研究员的聘任,并已通知本人。

有芝罘区相关部门负责人对媒体表示,确认杰瑞集团高管鲍某明涉案,其目前正配合警方调查。涉事女生此前曾报警,但经公安机关调查,女生所述与事实存在一定出入,目前正在做进一步了解。

4月9日夜间,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官方微博也发布《案情通报》,称该局去年10月9日决定再次立案,目前侦查工作仍在进行。具体内容如下:

2019年4月8日,一女子到我局报案称,其三年多来被“养父”鲍某某多次性侵,我局于次日立案,并商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。经侦查,综合各种证据,认为鲍某某不构成犯罪,遂于2019年4月26日决定撤销此案,并通知了当事人。后根据当事人及其律师提供的一些新的线索,我局于2019年10月9日决定再次立案,并在本地及其他涉案地做了大量调查取证工作。目前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中。我局将严格依法办案,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。

根据中兴通讯2019年年报披露的简历,鲍某明,男,1972年出生,199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获工学学士学位,1999年获天津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学位;2001年于美国桥港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;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。

从鲍某明的履历来看,不管是在国内的专业,还是在国外学习时的专业,都与法律没有关系,但他却同时拥有中美两国的律师资格。而且,从他的工作经验来看,几乎是与法律息息相关。

据《法人》报道,鲍某明在大学毕业后,材料专业出身的他在天津一家香港企业担任董事长助理期间,得以接触到律师职业。

10月初的律师考试,7月他便义无反顾地辞职准备,短短两个多月便如愿通过。美国的律师资格同样如此。

鲍某明自1996年起从事律师工作,先后在京津地区律师事务所任合伙人,驻美国纽约和加州工作近十年,曾任美国思科、美国新闻集团、香港南华集团等跨国企业资深法律顾问。

颇为讽刺的是,记者发现,鲍某明从2011年开始撰写个人博客“律动空间”,其于2011年12月1日写了一篇名为《从“嫖宿幼女”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》的博客。

他在文中称:“中国刑法对‘奸淫幼女罪’有专门定义,特指‘行为人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’,无论幼女是否自愿。但相关司法解释又规定‘行为人确实不知对方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,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,未造成严重后果,情节显著轻微的,不认为是犯罪’。这个司法解释再加上同时存在量刑较轻的‘嫖宿幼女罪’,使得对幼女实施性侵害的定罪和量刑产生了很大空间和变数。”

鲍某明称,反观国外相关立法,只设定“强奸幼女”的概念,除了极个别的情况,只要是和幼女发生性行为,无论嫌犯是否知道其真实年龄,无论是否取得对方同意,无论是否涉及金钱交易,均认定为强奸罪。其原因是,幼女在这个年龄阶段缺乏对性行为性质和后果的理解,没有表示同意的民事行为能力。

他总结称:“在参考了其他国家一些成功做法后,可以认识到我国目前对幼女性侵害的打击确实存在不足。在此,呼吁有关部门重视这个差距,尽快采取有效可行的立法和司法举措,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,尽量避免给有特权的人物以可乘之机。”

不过中国法律已经取消了鲍毓明文中提到的“嫖宿幼女罪”。2015年8月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(九),“嫖宿幼女罪”在表决稿中被删除,从此嫖宿幼女视同奸淫幼女从重处罚。

4月10日,有律师就该案指出,法律规定“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,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”,根据当地相关部门披露的信息,两名当事人之间的收养关系不成立。因此不应称其为养父。

我国《收养法》中对于男性公民收养女孩有明确规定,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:无子女,具体指“收养人既没有亲生子女,也没有养子女和继子女”。此外,收养人还需要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;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,“主要是指精神疾病和传染病”;年满30周岁,若是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,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。除此之外,收养人收养与送养人送养,须双方自愿,“收养年满十周岁以上未成年人的,应当征得被收养人的同意。”

“鲍毓明涉嫌性侵养女”引发轩然大波,还引发了网友对性犯罪者惩处措施的讨论。自2008年起,韩国对性犯罪者佩戴电子脚铐,佩戴者靠近学校、离开脚铐一米以上就会自动报警,出狱后再犯罪率明显下降。

在线咨询
  • Copyright © 2013-2020 南宁华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  • 技术支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