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577975379 在线客服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
企业动态 技术分享 行业动态

小程序成第四大直播平台,电商GMV将超万亿|附报告全文

2020-08-02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,作者:周逸斐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小程序从 2019 年进入“冷静期”,到如今成长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,私域流量的价值终于被挖掘。小程序涉及的行业类目,也由最初的游戏、电商延伸至餐饮、教育、文旅、政务等全场景,线上线下结合的小程序互联网开始落地。

打造好基础的小程序行业也正在“破圈”。近期,微信小程序的一系列动态更提升了它的商业化想象空间。

7 月 7 日,国民级应用微信宣布一个“重磅利好”:小程序开放“分享至朋友圈功能”。 12 亿月活的超大流量池就此被打开,商家小程序迎来了新的红利,其意义甚至超过 3 年前,微信开放首页下拉小程序入口。

更有媒体爆料,微信小程序正在同期内测“向用户主动推送消息”的功能,同时,“支持H5 页面直接跳转”也已经在灰度测试中,这意味着,小程序不仅可以主动运营用户,还可以引入更多第三方公域流量。

面对不断变化的小程序领域,阿拉丁小程序平台创始人CEO史文禄表示,小程序或将迎来“第二黄金期”。

数据层面也确实能看到这种趋势,根据阿拉丁研究院最新发布的《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》显示,受疫情中健康码等政务类国民级小程序的影响,从 2019 年 12 月至 2020 年 2 月,小程序DAU从3. 2 亿,迅速涨到4. 5 亿。

阿拉丁小程序平台创始人CEO史文禄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表示,小程序正在改变中国互联网的底层流量,进而完成对未来商业的重建。

当然,除去疫情因素影响外,小程序互联网本身正迎来两大变化:流量变现手段丰富,以及头部效应凸显。

小程序新增的流量变现手段,主要通过广告和直播两大业务。预计 2020 年底,小程序广告市场将达到 500 亿元, 2021 年有望突破 1000 亿,意味着广告生态市场日渐成熟。并且小程序直播,将扮演继淘宝直播、抖音、快手之后的第四个直播带货平台角色。

头部效应凸显主要体现在,社区团购、旅游类、实体零售等各领域的小程序均已出现小巨头。比如,社区电商兴盛优选的GMV去年已超过 100 亿,今年约能达到 200 亿;同程生活今年GMV已达 1000 亿。

对于《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》报告的解读,以及小程序的发展现状和趋势前瞻,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专访了史文禄,以下是采访节选:

史文禄:小程序发展至今经历了四个阶段,第一阶段期是, 2017 年 1 月 9 日小程序面向C端用户上线,到 2017 年的 12 月 28 日,以跳一跳上线和微信下拉入口为标志。这一整年的时间属于媒体和行业的质疑谩骂期,大家认为小程序一无是处。

第二阶段是, 2018 年的 1 月到 2018 年 8 月,我们称之为叫黄金期。这个阶段,只要好好做,基本就能发财。开发商家只要上阿拉丁指数的Top100 榜单,基本就能拿到融资。

第三个阶段是, 2018 年的 8 月到 2019 年底,属于基础生态建设期。必须要有高品质服务,才能取得成功。

第四阶段是, 2020 年疫情爆发后,我称之为小程序的“第二次黄金期”,预计今年 10 月份之后便会开始。

史文禄:微信定义的“小程序”是技术标准,不是产品。外界甚至包括媒体对小程序的概念理解有误,动辄把小程序和视频相比较。但小程序是一种新技术基建,在基建上才会衍生产品。因此所有的APP发展再好,也是要基于底层开发技术。所以,小程序的底层发展力量和作为产品提供的力量,根本不能同日而语。

史文禄:大体趋势不会下降。即便没有疫情,小程序日活量也会保持增长趋势,去年我们预测, 2020 年小程序日活量将到4. 5 亿。疫情加速了这个过程,今年前两个月就达到该目标。不管如何,C端用户已经形成对小程序的认知、习惯。更重要的是,很多B端商家包括实体商,在疫情期间积极拥抱小程序,所以后期发展态势只会比现在更好。

史文禄:我认为,小程序红利主要来源于底层生态,即C端用户变迁和行为习惯的建立。只有完成这些基建工作,才会迎来巨量红利。比如, 2008 年出现移动APP的产品形态,但是时隔 5 年后, 2013 年移动互联网才实现规模的商业化。小程序出现两年,刚刚完成一个底层生态,一旦用户认知和习惯形成,大批量B端企业将会进入小程序行业。

Tech星球:微信关闭微信小店,推出全新的微信小商店小程序,微信这“一放弃、一拿起”的举措,对小程序行业有何影响?

疫情让中国大量实体企业意识到,拥抱互联网的重要性,特别是小程序的重要性。但中国的传统产业存在大量中小商家,他们不全都有成本使用微盟等第三方服务商。因此,疫情大环境下,社会出现小成本开店需求,微信紧急推出微信“小商店”。所以,现在的中小商家应该抓住红利期,抓住小程序互联网时代。这可能是中国传统企业拥抱互联网最好的、或者最后一次机会。

如今,教育今年GMV达到 2 万亿规模,明年很可能会到3. 5 万亿。 2 万亿已经非常庞大了,阿里去年GMV6. 9 万亿,京东应该是约 3 万亿,拼多多约 1 万亿。之前很多业内人士讨论未来会诞生新的过万亿交易平台,我认为很可能就是微信小程序电商交易生态平台。

Tech星球:微信推出“小商店”后,对诸如微盟、有赞等第三方服务商会造成不可逆的影响吗?

史文禄:“微信小商店”确实会对SaaS服务商有冲击,昨天微盟、有赞股价都不同程度的下跌,所以短期影响肯定存在。

但长线的角度来看,我认为两方各有业务侧重。“微信小商店”功能目前较为初期,适用于中小商家包括个人开展业务。但一旦业务变大,需要定制化、深度的功能,微信小商店无法支持,就需要第三方服务商提供业务支撑。

史文禄:首先,创业类的公司发展很好,比如群接龙的教育系统。大企业业绩也是非常亮眼,比如,京东的京喜、同程艺龙的小程序,这两家企业都成功运用“APP+小程序”的双轮策略。应该说在小程序互联网里面,他们成功压制了拼多多在小程序里面的发展。好几家公司的小程序年GMV都达到百亿级别以上,顶部甚至可达到上千亿。

Tech星球:你曾在 2019 年提出“小程序会成为中国传统电商的标配”,现在到达这个阶段了吗?

史文禄:已经成为标配了,尤其是疫情之后,更多传统电商转战小程序。但可能小程序电商,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波澜壮阔的形态,其实已经开始了。比如,兴盛优选才做了两年,今年GMV已经达到 200 亿。还有同程艺龙,小程序端的GMV已经达 1000 多亿。

史文禄:二者面向的市场和商家体量级别不同,中小商家在淘宝、抖音、快手等中心化的公域流量平台不一定做的起来。比如,快手的辛巴家族、抖音的罗永浩、淘宝的李佳琪薇娅,已经占据平台的绝对关注流量优势。但小程序直播不仅门槛超低,而且是私域流量。客户决策路径是基于社交关系,转化率更高,所以两种平台的流量流转路径完全不一样。

史文禄:已经有大量的小程序直播电商开始投放广告。因为直播既要私域流量,也要公域流量。 618 期间,我们平台卖出去 500 万广告流量,预计明年小程序广告市场会更好,大部分商家会转战小程序。

Tech星球:微信、支付宝、百度、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巨头都在发展小程序,平台间的小程序战略有何不同?

史文禄:每家平台的流量和用户场景都不一样。支付宝是支付生态,所以小程序主要提供生活服务和电商功能。百度用户的主动搜索的意愿是非常强的,所以它主要做内容、电商、游戏。QQ用户偏年轻,侧重娱乐发展和学习。

在线咨询
  • Copyright © 2013-2020 南宁华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  • 技术支持: